间冰期

一条废柴。

【家教×刀剑】审神少年十代目1

*黑暗本丸设定
*虽然是黑暗本丸,不过由于舍不得十代目太受苦所以气氛不会太严峻
*本文的泽田纲吉已经经历过代理战争,目前十六岁。
*各种私自设定都是在胡扯

01、不管怎样总之多半是十年火箭筒的错

这里、是哪里来着?
醒来时就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完全陌生的空间,泽田少年先是望着看上去似乎属于旧式建筑的,木质结构的天花板,茫然地开始回想之前发生了什么。

一个完全普通的周末。
由于英文小考的试卷一片血红相当惨烈,回来之后黑豆眼的婴儿家庭教师举着枪逼他背英文单词,一旦出错后果想当然地就是子弹伺候。

正流着宽海带泪背着单词时,过来送慰问品的狱寺和在院子里玩的蓝波不知道为什么又发生了冲突。炸弹和手榴弹的爆炸声连成一片扰得他根本无法集中精神,总是在担心着自家的房子会不会被炸穿,被Reborn连续打了两枪。还好凭借超直感都险险躲过,不然他大概又要变成穿着胡萝卜四角裤裸奔在并盛街头的变态了。

到这里为止,都还是与往日没有什么区别的周末日常而已。

被炸飞的蓝波似乎飞到自己房间的窗口了。
然后呢?

飞舞在半空中的蓝波一边嚎啕大哭,一边从蓬松的爆炸头里面掏出了粉红色的炮筒。
啊、就是这个。

 

十年火箭筒。

咬牙切齿地坐起身来,泽田纲吉得出结论。
不管怎样,总之多半是十年火箭筒的错。
所以为什么要把这么贵重又麻烦的东西交给一个五岁的小鬼保管啊。心里猛吐槽着波维诺家族的彭格列十代目决定先查看一下周围的情况。

环视四周,他目前身处一间木质结构的房间里,房梁和角落都挂着蜘蛛丝,拉门上覆盖的纸也都破破烂烂的,包裹着他的被褥充满着霉味,看起来这个房间已经很久没有人使用了。

十年之后自己已经落魄到了这个地步吗?泽田纲吉挠挠头,推开被子,在房间内走动着试图发现一些线索。

感觉到了屏风后有异样的晦暗气息,虽然有点胆怯,纲吉还是绕过基本上已经朽坏了的屏风,其后是一张落满灰尘的矮桌,而矮桌后方的柜子则明明白白地昭示这里曾经发生过的事故。

一道贯穿柜子的巨大刀痕,还有喷射状覆盖了柜子的暗色血痕。

情况看起来很凶险的样子。
而且从醒过来开始与生俱来的超直感就一直发出警告,就算没有进入死气状态,他也能感觉到这个地方的空气里充满着黑暗的气息。

 

难道说十年后的我又死了?
不、不,泽田纲吉,冷静下来,这一次你并没有从棺材中醒来——也不能排除十年后彭格列山穷水尽到连棺材都买不起的地步啊!
可是就算买不起棺材,至少可以火化——对哦如果是骨灰盒的话,自己八成也没办法放进去吧,毕竟再大的骨灰盒也不可能装得下活人……等等、为什么全都以十年后的我已经死了为前提!

越想越觉得可悲,一头蓬松的兔毛都被自己揉得乱糟糟的泽田少年哀嚎起来:“不管了,先出去看看。”

拉开纸拉门,立刻就听到一个尖细的声音说:“噢噢,太好了,审神者大人,您醒来了。”
纲吉立刻四处张望起来,正对的庭院和走廊的两边都空荡荡的,并没有看见任何人。
那个声音说:“在下面,下面啦。”
一只小小的狐狸蹲坐在纲吉的脚边,它身体上覆盖着黄色的毛发,头上戴着一个狐狸面具。
戴着狐狸面具的会说话的狐狸……

未来的匣兵器吗?以前还从来没见过能说话的匣兵器呢。
纲吉蹲下身好奇地摸摸这只小狐狸。
“日安,审神者大人,总算是等到时之政府又派来新的审神者了。我是属于这间本丸的式神狐之助,接下来就由狐之助我来为您说明情况。”

“等等、什么审神者?时之政府又是什么?”听到闻所未闻的名词,泽田君是懵然状态。

狐之助跳上纲吉的肩膀:“审神者大人真会说笑,审神者当然就是拥有灵力、能够召唤刀剑中的付丧神的人,像您就是一位非常强大的审神者,由时之政府派遣到这间本丸,来消灭历史修正主义者的不是吗?虽然听说审神者都是从各个平行世界的时间线中按照标准严格挑选出来的,不过您这种程度的强大灵力也是非常罕见了,即使是与传说中的最强审神者相比也不会逊色。”说着小狐狸抬起爪子捂嘴笑了起来,“这样的常识在培训期第一天就应该要记住才是啊,审神者大人。”

你这个解释我更加听不懂了,放我回去啊!单词还没有背完Reborn真的会开枪打死我的!而且什么培训更是没听说过啊!
十代目心底的吐槽飞驰而过。

“啊呀,难道说您没有经过培训?”观察到他的神色,小狐狸有点惊讶地说。
“本来被选中的审神者候补都应该要经过一段时间的培训才能上岗。听说最近总部的方面似乎出了点问题,可能是因为这样所以把您直接传送过来了。不过没有关系,凭借您强大的灵力,应该很快就能够得心应手了。”小狐狸非常乐观地说,“我狐之助会担起责任引导您的,接下来就先选择初始刀吧。审神者大人,请这边走。”它跳到地上,脚爪一抬就打算带路。

生性向来是随波逐流的泽田纲吉,下意识地就跟了上去,一边走还一边考虑要不要问一问什么是初始刀。

跟在小狐狸身后,顺着木制的走廊路过有着小桥流水的景致优美的庭院,他才一下子猛然想起来:
等一下,为什么就莫名其妙地跟着这只狐狸的思路走了。什么时之政府、什么审神者、听都没听说过,应该赶紧回去才对啊!

 

虽然不是很明白狐狸嘴里说的这些究竟是什么,不过有一点是很清楚的,那就是目前他所处的空间并非自己原本属于的时空,甚至也不是十年后的自己所属的时空。交换时限的五分钟早就已经过去了,自己仍然停留在这里,说明如果不做些什么的话,是无法回到原处的。

要赶紧回去才行。
找不到自己的话,妈妈会担心的。
还有守护者们和一平风太他们,肯定会把家里搅得天翻地覆。而且一旦确定自己的失踪和十年火箭筒有关系的话,同伴们难免会使用十年火箭筒试图前往十年后去寻找自己,到时候不管是现在的家族还是十年后的家族肯定都会一团乱。先不说十年后家族的财政赤字,Reborn肯定就先以首领丢下整个家族搞失踪罪不可赦为由把自己给枪决了啊!

 

感觉到身后的人突然停下脚步,狐之助疑惑地回过头:“审神者大人,怎么了?”
纲吉有点抱歉地说:“很抱歉,狐之助,但是能不能先让我回去自己的时空?如果离开太久的话,家里人会很担心我的。”

小狐狸很是苦恼:“可是、好不容易来了新的审神者大人,狐之助都期待了好久了。”狐之助的两只耳朵耷拉了下来,既是委屈又是失望的样子:“您也想更换本丸吗?狐之助会很努力地辅佐您的。”

泽田纲吉君,十六岁,世界第一杀手亲传弟子,最强黑手党家族继承人,最大的弱点就是容易心软,尤其是面对软萌弱小的生物。看见垂头丧气的狐之助,纲吉很是手足无措了一会儿,最后他蹲下身,小心翼翼地捧起小狐狸摸了摸它的头:“对不起啊狐之助,不是你的错。只是我根本不知道什么审神者和时之政府,我想大概是中间出了什么差错,所以能让我回家吗?”
狐之助用脑袋蹭了蹭纲吉的手掌心,很是沮丧地说:“那狐之助联系一下总部。”

于是一人一狐回到一开始的房间。
小狐狸吭哧吭哧地从柜子里搬出一台笔记本电脑。

一时之间纲吉不知道是该吐槽“一个根本就没有电线插孔的地方居然会有电脑”还是“柜子都被砍成两半了电脑却没有坏掉”比较好。
小狐狸打开电脑,开始啪哒啪哒地打起字来和总部的人联系。

半晌,狐之助语气半是沉重半是开心:“审神者大人,总部说并没有搞错哟,您就是政府被选中,派遣至这间本丸的审神者大人。您在您所处的时空进行时空跳跃的时候,被监察部的人察觉到了您强大的灵力,所以选中了您成为审神者。监察部本来是打算将您送到培训部的,只是因为总部方面的培训部最近发生了严重的事故,所以就将您从时空隧道中直接传送过来。刚才总部方面的人说入职前的培训就由狐之助我来负责。”

所以说,这就是个自说自话强买强卖的机构吧。这种擅自选中他然后就直接从时空轨道中绑架走的强盗作风,和某个擅自决定把他作为继承人然后就自说自话地派来家庭教师说是要培养他其实是凌虐他的家族真是一模一样啊。

多年受Reborn熏陶的泽田纲吉深知不能和强盗讲逻辑,一旦试图讲道理,对方要么用完全没有关系的诡辩强行推翻你的观点、要么干脆武力镇压。一定要和所谓的总部辩论自己是不是或者能不能做审神者是完全没有意义的,所以他挠了挠脸颊,问小狐狸:“可是、不管怎么样也不能什么都不说直接就把人送过来吧?而且我原来的时空怎么办?”

小狐狸继续啪哒啪哒地打字问电脑另一端的人。

“审神者大人,对方说这间本丸所管理的时空就是您所属的时空哦,据说是因为这个时空的时间线上发生了好几起大事件、说是利用可以对十年前后的自己进行短时间交换的武器、进行了违反时空管理法的超大型传送,人数和停留时间都严重违规,然后又利用了这个时空的基石的力量,将记忆进行了超时空传输,还将未来之物也传送到了过去,说是造成了非常严重的时空混乱,所以情况非常紧急,不得已才送来了未经过培训的您……”

十年前后的自己进行短时间交换的武器什么的,不就是十年火箭筒吗?违法的超大型传送该不会是说之前和白兰的未来战吧……未来战结束后彩虹之子他们确实是把同伴们的记忆送到了十年前,未来之物难道是说纳兹和瓜等匣兵器?
这么说来,造成时空混乱的罪魁祸首原来是我们?
纲吉瞠目结舌。
所以现在是要自己为了引起时空混乱而赎罪吗?

和总部的人交流完,狐之助合上电脑盖子,严肃地总结道:“总之,总部方面说在您完成最基本的合战场之前是不能让您回到原本的时空的。因为本丸所处的时空不属于现世而是彼世,在情况稳定下来之前,打开让您回到现世的隧道可能会引发时空乱流,使得整个时空崩溃掉。”
看见纲吉神色沮丧,狐之助伸出肉乎乎的爪子拍拍他的手背:“审神者大人,振作起来,完成合战场之后,我一定会立刻向总部申请给您开通回到现世的隧道的。”

被逼上梁山的纲吉不得不苦中作乐地想:至少在回去之前不用再背英语单词了。

 

评论(34)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