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冰期

一条废柴。

【家教×刀剑】审神少年十代目2

前一篇的传送门

 

02、所以说掌握一门外语很有必要

结束了和总部的交流之后,狐之助便准备从头开始教纲吉审神者的培训课程。
由狐之助带路,顺着走廊绕过卧室,后面的一间房屋就是所谓的锻造所。
锻造所和卧室的情况差不多,也是满布灰尘和蜘蛛网,而且比起好歹还算整洁的卧室,锻造所里乱糟糟的,各种物品扔得到处都是,一副很久没有被打理过了的样子。对此狐之助很是羞愧:“本来接到即将迎来新的审神者的通知时就应该赶紧前来打扫的,但是狐之助的身体太小了,光是整理卧室就已经竭尽全力了,还让您睡在满是霉味的被褥里,实在是万分抱歉。”纲吉赶紧表示自己不介意。


在各种杂物和垃圾之间,狐之助勉强地翻出了一个纸人,递到纲吉面前。
“本丸里太久没有灵力的补充,刀匠都恢复原形了,没人打理所以这里才会变得这么脏乱。还请您向刀匠的式神中输入灵力,召唤出刀匠吧。”


所以从刚才开始就一直说灵力灵力的、这种东西我根本不知道啊?!
接过纸人放在手心,纲吉苦恼地盯着纸片上缭乱的黑色字迹。
“狐之助,输入灵力……要怎么做?”
“欸?欸?”显然狐之助也并没有想过新来的审神者连灵力都不会使用。


新任审神者大人拥有强大的灵力。
审神者大人被传送至本丸的时候它就感受到了,蕴藏在这名人类少年瘦弱的身躯里的丰沛旺盛到令人颤栗的灵力。
所以原来一直从审神者大人身上散发出来的灵力,根本就是他自己无意识情况下溢出的吗?
要是能够自主地调用这份力量,这位大人说不定能够与传说中最强审神者比肩、不,说不定能够超越那位最强成为新的最强!
越想越激动,狐之助开心得团团转起来。
可是一边开心又一边忍不住发愁:毕竟它不是专业的培训者,身为式神,使用灵力对它来说是就跟呼吸一样的本能,要它来形容怎么调动灵力它也说不明白。


纲吉握着手里的纸人,不明所以地看着小狐狸一边开心地转来转去一边又垂着脑袋叹气。

狐之助把自己的小肉爪搭在纲吉的手掌上,试着将自己的一丝灵力传输过去:“审神者大人,感觉到了吗?这就是灵力哦。”
纲吉从接触到的部分感觉到了传递过来的一道暖流。
这种感觉,就像是从狐之助的身上流过来了很温和的死气火焰,因为太温和了所以并没有凝结成火焰的形状,就这么传达到了身上。
这就是灵力吗?

 

狐之助传递过来的所谓灵力,就纲吉的感觉来说就是比较温柔没什么破坏力的死气之炎。不过Reborn曾经说过,所谓死气之炎,其实就是生命能量的一种形式,所以灵力实际上也是生命能量吗?
但是狐之助传递过来灵力几乎没有实体而死气之炎则会凝结成火焰的实体,但是两者如果本质相同只是表现形式上有所差异的话……
这么思考着,纲吉伸手取下用项链挂在自己脖子上的彭格列戒指戴上,点燃了自己的死气之炎。

狐之助发出惊呼:“哦呀,多么丰沛的灵力,竟然能够凝结成火焰的形状。”
纲吉将手伸到狐之助面前:“狐之助,这算是灵力吗?”
狐之助欢喜地回答:“您在说什么呢?竟然还戏弄狐之助说不会使用灵力,您的灵力都能够燃烧了,这要有多么强大才能做到这种程度。”


不,这只是普通的死气之炎而已。
如果这也算是强大的灵力的话,我们全家、不对,整个彭格列家族,甚至整个黑手党界大概全都拥有强大的灵力,然后也差不多都该被这个黑心机构抓来做审神者了。
泽田纲吉腹诽。

 

“不过向刀匠的式神输入的灵力不能这么多,刀匠的式神的实体是纸片,一次性输入太多灵力的话会让脆弱的纸片被损坏的。”狐之助伸出小爪子比划:“只要一点点就好了、一点点。”


从它夸张的动作里感受到了所需要部分相比起现在燃烧着的火焰是多么渺小,纲吉尽力地减小着死气之炎。
纲吉一直以来接受的都是:“拿出必死的觉悟!释放出你的死气之炎去战斗吧!”这样的训练。虽然总是吐槽自家守护者们是一群走到哪毁到哪的人形兵器,但是实质上他自己也是个核武器级别的超级杀器,让他将自己炎压极高的火焰压制到狐之助那样几乎没有实体的程度无异于让他开着高达穿绣花针。

 

尝试了老半天,除了憋得纲吉一额头汗以外毫无战果,死气之炎依旧熊熊燃烧。
狐之助干笑起来:“既然如此那今天就先不唤醒刀匠了,只要审神者大人在本丸之内,灵力逐渐充沛起来的话,假以时日刀匠总会自己恢复人形的。”小狐狸伸出小肉爪,投射出的灵力在半空中幻化为五把刀剑的形状,“在您能够普通地使用灵力之前,先召唤初始刀怎么样?政府能够提供给审神者大人作为初始刀的一共有五位,分别是:加州清光、蜂须贺虎徹、山姥切国广、歌仙兼定、陆奥守吉行,不过本丸已经有之前的审神者大人留下的加州清光和陆奥守吉行,所以可供您选择的实质上只有蜂须贺虎徹、山姥切国广和歌仙兼定三位。您想选择哪一位呢?”

 

纲吉仰头看了看半空中悬浮着的、外表看上去没什么大区别几把刀,倒是很敏锐地抓住了重点:“之前的审神者?”
提到这个,狐之助有点舌头打结:“之前的审神者大人、对啊,在您之前此间曾有过两位审神者大人呢,都、都走了呢。”
见狐之助像被人抓住了尾巴一样的不安和为难,纲吉忍不住在意地问:“在我之前这里也有过审神者?而且还是两位。”
“审神者本来是终身制的职业呢,”狐之助吞吞吐吐地说,“只要入职,就会一直做下去直到死去。对时间不会流动的彼世而言,可以说就是永生永世。但是审神者不是神灵,即使不会衰老,受了难以治愈的伤还是会死……第一任的审神者大人由于一些原因死于斩首,第二任审神者大人则是因为一些原因精神崩溃无法使用灵力而被接回总部接受治疗去了。”狐之助模糊的言辞当中似乎透露出此中另有隐情。

危险系数好高,而且更可怕的是,他现在孤立无援。虽然黑手党也算是危险系数很高的工作,但是至少有Reborn和同伴们,他知道无论面对怎样危险的情况,自己至少可以将背后放心地交给他们。
而这个不知道究竟是干什么的本丸,已经有两任审神者被“一些原因”掉了,很难说他会不会成为第三任被“一些原因”掉的审神者。反正照他一贯倒霉指数爆表的运势,情况绝对会越变越糟糕。

 

“狐之助,”纲吉捧起狐之助,举到自己面前,严肃地说,“从一开始我就想问了,这里、整个空间都给我一种很压抑很晦暗的感觉,即使是阳光普照的大白天,气息也很阴冷。而且如果真的如同你所说彼世没有时间的流逝,审神者能够永生不死,那么只要有一个审神者就能够完成好对整个时空的管理,那么为什么还需要新的审神者?还是说审神者很容易就会受到难以治愈的伤害?你所说的一些原因又是什么?成为审神者究竟面临着怎么样的危险?还有所谓的审神者、时之政府、还有你展示出来让我选择的这几把刀究竟都是些什么样的存在?”

纲吉总算是一股脑地把自己心里的疑问全都说出来了,但这些问题问得狐之助一时无言。

 

狐之助收起投射的幻象,刚要开口说话,门口突地激射过来一道银白的冷光,直冲纲吉飞来。
纲吉虽然没进入死气状态,但超直感及时发出警告,所以好歹还是通过向后仰倒勉强躲过,然而被避开的那道剑光轰然击在纲吉背后堆得和小山一样高的木炭堆上,本来就摇摇欲坠的木炭哐当一下崩塌下来,噼里啪啦砸下的黑炭瞬间把纲吉和狐之助一起埋了起来。


被埋进黑漆漆的木炭里的纲吉听到攻击自己的人冷哼了一声,然后是刀收回到刀鞘中的声音,接着那人说:“新来的审神者?这是警告,赶紧离开这里,这间本丸不接受人类的存在。”
那个声音听来是个尚未变声的小男孩,语气凛冽。虽然言辞严厉,然而从他的声音中,纲吉感受不到杀气,就如同他所说,这是警告。

从堆在身上让他几乎无法动弹的木炭的缝隙间,他勉强地看到了那个小男孩的身影,看上去似乎是小学生模样、和蓝波一平一般大,大概也就七、八岁的样子。那孩子将刀插回背上的刀鞘中,说完警告的话后就转身离开了。

被他护在怀里的狐之助叹了口气:“看来刀剑的神明大人们比我想象中更早察觉到了您的到来。”
“刀剑的神明大人?刚才那个孩子吗?”
狐之助说:“虽然很想赶紧为您说明情况,但是现在的状态实在是不太方便。”被困在木碳堆里动弹不得的样子确实不太方便。


虽说木炭密度较轻,但因为倒下来的部分实在太多了,最后一人一狐费了老大的劲才从木炭堆里爬出来,纲吉和狐之助身上都满是煤灰,黑不溜啾的造型和挖煤工人也没什么两样。

狐之助舔了舔自己的爪子,发现根本无法清理干净,干脆放弃整理形象,在地板上蹲坐好,开始进行情况说明:“因为纲吉大人对审神者也好、时之政府也好全都一无所知,所以狐之助我就从最基本的部分开始讲解。”

 

 

小狐狸滔滔不绝地讲述起发生在时之政府和历史修正主义者之间的斗争和审神者的常识科普。为了维护历史正确的前进方向、消灭历史修正主义者,时之政府通过监察部门从各个平行世界的时间线中挑选出拥有强大灵力的人类培养成为审神者,再派遣审神者前往各个时空,维护历史重要事件走向,以避免历史重要的节点受到破坏从而导致时空偏离正轨。


审神者通过召唤沉睡在古老的刀剑中的付丧神来与敌方战斗,但是在召唤刀灵之前首先要得到刀剑的实体。由于政府能够提供实体的刀剑只包括之前所说的五把,所以通常将这五把刀剑称作初始刀,供新上任的审神者选择。想要召唤除自己的初始刀以外的刀剑,就需要通过在锻造所消耗各种材料进行锻造或者通过出阵在战场当中寻找掉落的刀剑实体。本丸中已经显现出身形的刀灵不能再重复召唤。审神者将自己的刀剑男士结成部队,送往合战场与历史修正者战斗,称为出阵,。同的战场就是不同的历史节点,打倒干涉历史的历史修正者就能够在一定程度上维护时空的稳定。

 

纲吉吞了下口水:“我记得总部说在完成基础的合战场之前不能让我回家,所以也就是要维护完最基本的历史节点,是这个意思是吗?”
狐之助点点脑袋:“是这样的没错。”

“那么,最基本的历史节点有多少个?重要的历史事件都会被计入吗?等一下!该不会要从绳文时代开始?”
“审神者大人又在说笑了,当然是要考虑到历史修正主义者们会试图干涉的历史来开设合战场了,开设过多战场的能量消耗太大了即使是时之政府也会负担不起的!”狐之助扳着爪子数了数:“目前发现的可能被敌方干涉的只有六个时代、二十四个战场而已,所以总部方面的意思大概就是这二十四个战场了吧!”

 

就在纲吉还在考虑着二十四个战场,自己需要多久才能完成,如果利用X burner直接全部轰平算不算是破坏历史的时候,狐之助很小声地接着说:“不过在您到来之前这间本丸的攻略进度已经达到了第六个时代,算是完成度比较高的了。但是第一任的审神者大人做了很多过分的事情,导致本丸的刀剑男士们都非常讨厌人类,有些会像那样突然地袭击过来,第二任审神者大人就是因为遇袭才会离开的。之前的两位审神者大人的当中,第一任因为和刀剑男士们关系太过恶劣,最终被刀剑反噬杀掉了,第二任审神者被前代遗留下的刀剑男士们袭击后也被转移了,因此本丸中留下了很多无主的刀剑男士,刚才的萤丸大人就是其中之一。所以在本丸当中的时候请您务必要保护好自己的安全。”

 

刚才的那个小男孩也是之前的审神者留下的刀剑男士?明明只是个小孩而已……
到底要做到多过分才会让刀剑们不仅是杀了召唤自己的第一任审神者,还顺带着憎恨上了所有的人类。卧室里残留着血迹和晦暗的气息,空气里充斥着各种负面的情绪,并且不知是否因为天气和光线的原因,眼睛所见的一切都笼罩在一层淡淡的阴影里。对于一向敏感的纲吉来说仅仅是呆在这个地方就已经让他很不舒服了。
类似这样的东西他以前也曾经看到过一次,那还是两年多前在黑曜时内心充满憎恨的骸所发出的黑暗斗气。
所以对于这里这些无主的刀剑男士而言,第一任审神者统治下的本丸和地狱没有区别吗?
想到曾经在骸的记忆里看过的炼狱一样的场景,纲吉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解释完之后狐之助又抬爪子放出了之前的几把漂浮在半空中的刀:
“现在基本的情况说明已经完成了,我们回到初始刀选择的环节吧!”

“就如方才所说,已经显现出身形的刀灵无法重复召唤,”说着,它将五把刀中的两把隐去了,停留在半空的还剩下三把:“那么,审神者大人,您要选择哪一把呢?”

纲吉困扰地挠挠脑袋:“这个、有什么区别吗?选择的初始刀不同的话。”
“这个倒是没有什么区别,这几位都是非常优秀的助手,不仅能够出阵杀敌,平时也能够帮您完成很多的工作。”小狐狸回答,“不过在刀匠恢复之前,您的初始刀会是短时间内您拥有的唯一一把打刀,也会是最重要的战力,考虑到这一点也的确应该慎重一点。”

纲吉心里倒是不觉得战斗力是需要慎重考虑的一点,只要敌人不是Reborn那个级别的话,他对自己还是有一点信心的,即使不能大获全胜,全身而退也是没有问题的。
所以这样的话,那就随便地……

纲吉出于就近原则选了自己头顶正上方的那一把,于是另外两把刀悄然隐去,被他选中的刀剑缓缓从空中掉入他怀中。
纲吉握着刀有点好奇:“这一把、是叫什么名字来着?”
在他问出这句话的同时,从刀上突然迸发出一大团如同樱花花瓣的光芒,蓬勃的灵力突然猛地四散开来,从碎裂飘散的花瓣一般的碎光中间显现出了一个身披斗篷的男人,而纲吉原本握着刀的手此时则空无一物、伸着手目瞪口呆看着对方的样子不得不说有点傻气。

清风的吹拂下,灵力幻化的樱花四散飘落。
披着白色斗篷的男人金发碧眼,看上去似乎还是个外国人,白色兜帽下稍微有点长的刘海垂下来,几乎都要把眼睛遮住了,半张脸都覆盖在兜帽下,下巴的线条紧绷着。他没有说话,蓝色的眼睛从刘海和斗篷的间隙之间露出来,神色看上去冷冷的。

纲吉吭吭哧哧了半天,最终勉强地从唇缝憋出一句:“……hello?”

 

 

 

感谢阅读至此【鞠躬】。

接下来是碎碎念,关于更新频率,基本是每周更新一次,不过具体时间不确定毕竟是可悲的硕士狗每天奔跑在跑腿和打杂的路上,根据突然空闲出来的时间可能会有随机掉落。

 

评论(16)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