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冰期

一条废柴。

【家教×刀剑】审神少年十代目3

*黑暗本丸设定
*虽然是黑暗本丸,不过由于舍不得十代目太受苦所以气氛不算太严峻
*本文的泽田纲吉已经经历过代理战争,目前十六岁。
*各种私自设定都是在胡扯

前篇传送门:0102

03、看上去柔弱的兔子咬起人来格外疼

“我是山姥切国广……”
阿嘞,说日语了。
纲吉的表情与其说是吃惊倒不如说是丢脸:所以我刚才为什么要抽风对他说英语啊!稍微想想也知道吧日本的刀哪有说外语的!

对方却一副误会了的样子,立刻很防备地说:“怎么了你那眼神、难道是在意我是仿造品吗?”

纲吉以茫然的表情作为回答。
山姥切却拉了拉兜帽,低着头没再说话了。
糟糕、他好像不开心了。可是、根本不知道他为什么不开心,仿造品是什么意思?
纲吉以求助的表情看向蹲在一边的狐之助,然而狐之助似乎完全没有感受到现场的气氛,兴致勃勃地说:“太好了,审神者大人已经顺利获得了初始刀,那么接下来就来试试向第一个战场出发吧。”

狐之助兴冲冲地在前面带路,小尾巴一摇一摇地,就差原地翻个筋斗了。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跟在它身后一脸惴惴不安的纲吉和披着斗篷把脸藏在阴影里的山姥切。

在行进途中,纲吉一直尝试着想要开口向山姥切搭话,然而每次新上任的审神者一开口说:“あの……”之后,对方就会用冷冷的警惕的目光看过来,结果当然是全部以纲吉语塞、忘记自己是要搭话,然后立刻躲开目光接触告终。

在狐之助的带领下,他们出了锻造所,来到了院落的外面,走出大门之后,就能看见屹立在宽阔平地上的红色鸟居。平地的周围包围在一片山林之间,而稠密的森林则绵延到视野所及之处,看不清边界。

狐之助介绍说刀剑男士们不管是出阵还是远征都需要通过鸟居的传送来进入现世的不同时间点,鸟居的额束上的文字代表着通往的历史节点,可以通过灵力来进行调动。说到这里,小狐狸有点不太放心地转过头来看纲吉:“审神者大人,您可以先尝试一下打开通往函馆的通道、输入灵力心中默念就可以了。”想到方才在锻造所里审神者憋得满脸通红也没能正确使出灵力的模样,它的担忧确实不无道理。

所以又要用灵力是吗?纲吉苦笑着拿出戒指点燃。
万一一个不小心闹成火烧鸟居可就不好了。如果毁掉了制造通道的鸟居,回家的时间又要延后了吧。

大概是因为鸟居接受到灵力之后就会自然而然地将灵力用于打开时空通道的原因,纲吉捧着火焰递到鸟居附近之后,额束上如同露水凝聚一般浮现出几个汉字,倒是没发生一人一狐忧心的情况。
伴随着汉字的浮现,鸟居中间的光线开始发生轻微的扭曲,狐之助的表现几乎是感激涕零就差飙泪,它赶紧从背后拱了纲吉的小腿两下,示意他走进去。
在它的催促下,纲吉抬脚迈入鸟居,身边一直默不作声的山姥切也自觉地跟上。鸟居打开的时空通道与和穿越十年火箭筒造成的时空隧道并不相同。十年火箭筒的隧道里扭曲混杂的光线和色彩充斥视野,耳朵里全是毫无意义的噪声,而鸟居的隧道是纯黑的,几乎什么都看不见、也什么都听不见,能看见的只有用于指引方向的道标。在发着光的樱花形状的道标转动了几圈之后,他们已经站在了陌生的土地上。

还没站稳,始终安安静静跟在身后的山姥切突然向前一步将纲吉推到身后,一边飞身向前掠去一边拔出配在腰间的刀,格挡住对面泛着绿光的诡异生物,刀刃撞击在一起迸出激烈的火花。一击未能得手的怪物飞快地向后退去,山姥切转过头来丢下一句:“呆在这。”就紧跟着追去。披着斗篷的付丧神只跑了两步,脚尖在地面上借力一蹬便如离弦的箭一般飞射出去,白色的袍边被风带得翻卷起来,几个瞬息就已经离纲吉和狐之助很远的距离,追上敌军,利落地斩下银白的刀光。

山姥切好像很上手的样子。
插不了手。
那个发着绿光的骨头架子一样的怪物又是什么。
纲吉呆呆地站在原地,看着山姥切一刀斩落怪物的头颅。

脚边的狐之助不断地用爪子扒拉着纲吉的裤脚,示意他它有话要说。
纲吉伸手把它抱起来,小狐狸顺着他的手臂攀上他肩膀,蹲了下来:“审神者大人,刚才被山姥切大人挡下的就是历史修正主义者的溯行军了。请您放心,函馆是所有的战场当中难易度最低的一个了,山姥切大人应该足以应付了,只要您好好留在原地不乱跑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

话音刚落,另一只怪物趁山姥切刚斩杀完自己的同伴、正毫无防备的时候,飞快从斜前方飞出,山姥切闪避不及,火光电石之间身上被拉了一大条血红的伤口,鲜血四溅,后退了几步躲开对方的进一步攻击。

纲吉立刻跑向他,一边跑一边在口袋里找自己的手套。
谁料金发的付丧神闷闷地哼了一声,摆手向纲吉示意不要再向前。

纲吉肩膀上的小狐狸也着急地扒着纲吉的耳朵让他后退:“审神者大人、请您赶紧退后、不要靠近!山姥切大人一定会保护好您的,请您不要惊慌!”
然而新上任的审神者大人先是对山姥切的警示视而不见、后是对狐之助的话充耳不闻,反而是越跑越快,健步如飞地抵达战局。狐之助急得要死,几乎是趴在纲吉的耳朵边上大喊大叫着让手无寸铁的审神者赶紧停下找死的行为,回去躲好。结果被纲吉全然无视、最后干脆被无情地从肩膀上摘下来,扔到浑身是血的山姥切怀里。

看到纲吉过来,山姥切有一瞬间的不知所措,但他立刻就说:
“回去躲好,即使我是仿造品,也不会让你受伤的。”
然而他的审神者却没有退让的意思:“虽然不知道你一直说的仿品究竟是什么意思,但是同伴在我眼前受伤,却让我置之不理、袖手旁观什么的,我绝对不能同意。”说完,瘦小年少的审神者走向前挡在了山姥切和狐之助的身前。他脚下不停、似乎是打算要亲自和敌军战斗,径直就朝敌军的方向走去了。

他的审神者,第一次对他说话了。
自从被召唤出来之后并没有怎么交谈过。
在初见时和来的路上,虽然只是零散地听过几次,甚至没有完整地说过一次话,但他是知道的。他的审神者,声音是温和而柔软的,用人类的标准来看的话,还是个尚未长成的孩子。
但是审神者一直没有和他说过话。
山姥切一直等着对方开口,但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只要他一看过去,对方立刻就会像受到什么惊吓一样躲开目光。
不过也没想过审神者第一次对他好好地说话,会是在这么狼狈的情况下。身为刀剑,让身为人类的审神者挡在受伤的自己面前,甚至还打算亲自战斗,这种事情……

不管怎么样,要保证审神者的安全,虽然审神者似乎是打算加入战斗的样子。要先把他送回安全的地方才行,这么想着山姥切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伤口,拄着剑打算站起来。

这时,似乎是感觉到了审神者的软弱可欺,敌军再次飞速袭来、如同一道绿色的电光几乎是转瞬就到了纲吉眼前。

狐之助惊呼出声:“审神者大人!”

不行、得赶紧!山姥切甚至没空理会自己的兜帽已经从头上滑落下来,只顾着向前飞掠,一定要赶在敌军伤到审神者之前……

一切只发生在一瞬间。

“锵!”的一声。

不是想象中的,人类柔弱的肉体被锐利的刀剑切割开的声音、也不是少年审神者的惨叫。
而是金属相击、甚至有点刺耳的尖利声音回响在四野空旷的战场。

战场上冷冽的疾风夹着浓重的瘴气卷过来,单手稳稳地抵住敌刀的刀刃的少年背影单薄得像狂风中的一片树叶。
但是、这片树叶,并不像想象中那样轻飘飘地被狂风卷起,在肆虐的气流中无助地随波逐流。
在这一瞬间,一切都像静止了一样,攻击被轻松格挡住的溯行军短刀、不顾伤势要赶来解救审神者的金发付丧神、嘴张得老大眼睛里依稀可见晶莹泪花的狐之助,还有轻描淡写、只伸出了一只手的人类少年。似乎这个空间只剩下风肆虐的声音。
然而短暂的静默之后,少年审神者的身上猛然爆出汹涌奔腾的灵力。少年的额头上燃烧起清澈的金红色烈焰,手掌中的炎流以不可抵挡之势迸发而出,敌军被轰出数十米之后轰然坠地,最终被烧得连灰都没有留下。

山姥切抱着狐之助停顿在一个向前飞驰的动作上。狐之助呆滞地伸出爪子揉了揉自己刚才还饱含泪水的眼睛。

“狐之助,我有问题想要问你。”

审神者的声音、不一样了。
明明是同样的嗓音,却是与之前温软可欺完全不同的冰冷坚定,听不出一点情绪、像是完全换了一个人。

狐之助讷讷地应了一声。

少年活动了一下手腕,转过头来露出侧脸和沉静的、变成金红色的眼眸:“不管出手的是刀剑男士、还是审神者,只要打倒溯行军就可以了吧?”

评论(53)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