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冰期

一条废柴。

【家教×刀剑】审神少年十代目6

十代目中心,无cp

*黑暗本丸设定
*虽然是黑暗本丸,不过由于舍不得十代目太受苦所以气氛不算太严峻
*本文的泽田纲吉已经经历过代理战争,目前十六岁。
*各种私自设定都是在胡扯

前篇传送门:0102030405

 

 

06、这是懒蛋蛋你真的不来吗我家有三个萤总哦你考虑一下吗的加更

 

偷番茄被当场抓包的审神者抱着赃物,涨红了脸不知所措,正要道歉的当口上,来者蹲下身捂住他的嘴,压低声音说:“都说了不要出声,想被砍吗?”

纲吉想要后退的动作立刻被抓住肩膀制止,番茄散落了一地。

 

狐之助赶紧用肉乎乎的爪子捂住自己的嘴,一副我乖乖的你不要砍人的模样。

 

因为对方看上去并没有恶意,纲吉也就没有挣扎地任由微凉的手指捂住自己的嘴唇,维持着这样诡异的姿势,眨巴着眼睛上下打量着这名刀剑男士。

 

虽然也知道刀剑男士不能凭借外表来判断年龄,之前在锻造所也见到过看上去顶多小学一年级的付丧神(后来狐之助告诉他那个小男孩叫萤丸),不过再见到这样的付丧神也还是觉得实在是太小了。

这个让他不要说话的小男生也是,看上去并不是可以上战场的年纪,留着童花头,穿着白衬衫和短裤,明明是一副小学生模样,却充满着过于冷静的气质。

 

见审神者听话地不再有任何动作,小男孩放下手,从地上捡走了几个番茄,再次低声说:“过一会儿再出来。”然后起身提高声音说:“完全的成熟期大概还要在等几天。”

 

说着他一边向远处的某人挥了挥手中的番茄示意自己的收获不多,一边离开种着番茄的田垄向那人:“今天只有这些而已。”

 

那个站在远处的人则是不疑有他,顺着话题便开始谈论起农田里的作物:“这一茬的番茄似乎生长得比起之前的要慢,会不会是土壤里的养料不够。昨天乱也说,感觉最近收获之前要等得时间越来越长了,这样下去可不行。”

“说的也是呢,连续耕作之下土壤的肥力会下降吧,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办法……”

 

来农田里采摘晚饭食材的两人闲聊着农事,脚步声渐渐远去。

狐之助和审神者悄悄从茂盛的番茄之后伸出两颗脑袋偷偷窥视。

 

走在衬衫小鬼的身侧的蓝发青年身材修长,手里抱着些其他蔬菜,时不时侧过头说着什么。
很快两人就顺着田坎消失在农田的尽头。

 

总算松了口气,顾不上脏兮兮的泥土,一人一狐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软软地瘫倒在了地上。

方才提心吊胆的场景当中,先是偷番茄被抓现行,然后也是屏息静气地躲在作物后面等着两人走远,感觉都要不能呼吸了,一直到两人彻底离开,才终于能够放松下来。

 

话说回来,为什么要躲。
直到完喘气,纲吉才突然地反应过来。

 

本来不是要和刀剑们商量手入的事情吗?

趁着刚才的状况就应该老实地站出来道歉、然后再提出自己这边的想法才对啊。

 

不过因为那个小男生让他一时间除了顺势为之以外也做不出其他的事,最后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两人走远之后才想起来。

错过了这次绝佳的机会之后,不知道下一次遇见没什么秽气缠体、似乎还能够交流的刀剑男士是多久之后了。

 

狐之助则是还沉浸在方才的紧张氛围之中无法自拔,即使这时候说话也还是压低了嗓音:

 

“刚才的是平野藤四郎殿下和一期一振殿下,这两位大人都是粟田口派的作品,平野藤四郎殿下可以说是本丸当中少有的几位对人类不那么憎恶的刀剑男士之一了。上一位大人受袭击时全赖他报信,当时的近侍才能及时赶到,救下了那位审神者大人的性命。不过即使是这样,平野殿下也只是不会攻击您而已,像方才那样为您在一期一振殿下的面前打下掩护已经是极限了。”

 

 

原来是这样吗?
那个童花头的小男生是担心我被发现会有危险,才这么做的?

 

恍然之下,纲吉心里一暖,同时也更后悔方才没有叫住他。

 

虽然乍看之下来不及仔细审视,小男生裸露在外的皮肤上带着不少的伤痕,手臂和小腿包扎着的纱布上都渗着暗红,衣服上也有血迹。虽然本人尽力的让自己外表整洁了,但是还是无可避免地沾上了血迹。
因为在没有手入的情况下,伤口不会愈合吗?

这么想着,更加觉得不能就这么放着不管。

 

“刚才应该叫住他的。”审神者懊恼地顺着自己软软的额发。

“您可不要想得那么轻松啊。”在这件事上,狐之助却不那么乐观,“就像刚才在手入室当中向您解释的那样,粟田口一派是本丸当中人数最多的刀派,一期一振殿下则是其中唯一一名太刀男士,因此一直是同派其他刀剑的保护者,是粟田口一派的兄长。”

审神者因为太没紧张感,抓住了一个不太对的重点:“啊,所以说同派的其他刀剑都是小孩子吗?”

 

被打断的狐之助短暂地停顿了一下:“如果您这样问的话,就我们本丸的情况来说是这样没错。”

这样的话、岂不是像这样拖着受伤的身体的小孩子还有好几个?
越来越糟糕了啊。

果然,不应该就那样躲在原地看着他们走远的。

 

见审神者脸色便猜到他想说什么的狐之助正色道:

“这位大人的话,对人类审神者的态度就和其他刀剑差不多,没有见到您也就算了。如果见面的话,别说平心静气地坐下来接受您的灵力、进行手入了,没有一刀斩落您的脑袋都算是非常友善的表现了。在他的保护之下的弟弟们也是一样,绝对不可能让您接触到的。”

 

啊、家长是过度保护型的啊。
这样的话,要想给小孩子们治疗伤口的话,必须先攻略大家长。从和弟弟相处的样子看来是个温和的好哥哥,不知道好好地拜托的话,会不会答应呢……或者可以趁着家长不在的时候偷偷地过去?

 

审神者的思绪似乎越飘越远,狐之助跺着脚再次叮嘱:“您别想着什么不切实际的做法啊,那位大人和明石国行殿下可不一样,负伤的程度不严重、练度也接近满级,不是那么好相与的角色,千万不要轻举妄动啊。”

 

“什么不要轻举妄动?”提着两个非常水灵的白萝卜的山姥切出现在田坎的另一头。
看上去心情不错的样子。

“山姥切没有遇上吗?”

金发付丧神不明所以:“遇上什么?”

 

“刚才我们遇见了一个叫平野的孩子哦,他帮我打掩护了,从他哥哥那里,”审神者一边回答一边捡着散落在地的番茄,“还有一期一振、说是那孩子的哥哥,因为平野打掩护所以没发现我们就走掉了。”雀跃得像是好不容易交到朋友的孩子一样。

山姥切走过来帮忙,听见自家审神者解释完刚才的偶遇之后,用担心的语气念叨:“那孩子的伤势看上去也不是能放着不管的样子,不知道其他的孩子情况怎么样,但是狐之助说有一期一振不可能轻易接近,早知道刚才就应该喊住他们的……”

捡完最后一个西红柿,山姥切扶住审神者的手臂帮他站起身:“之后会有机会的。”

闻言,他的审神者露出微笑:“说的也是呢。”

 

阅读至此非常感谢【鞠躬
说好的加更2hit完成啦,之后还会不会加更就看懒蛋蛋和号叔了w
其实我还蛮想试试开车的,不知道给不给机会_(:3」∠)_

说句题外话,今天去参加了招聘会呢,然后有去曲一线公司碰碰运气,光说曲一线没印象的话,五年高考三年模拟大家应该都知道吧,就是这家公司出的哦
如果有机会的话之后会去这家公司实习做学科编辑wwww总有种曾经是鱼肉的自己成了刀俎的感觉

 

评论(35)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