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冰期

一条废柴。

【家教×刀剑】审神少年十代目7

十代目中心,无cp

*黑暗本丸设定
*虽然是黑暗本丸,不过由于舍不得十代目太受苦所以气氛不算太严峻
*本文的泽田纲吉已经经历过代理战争,目前十六岁。
*各种私自设定都是在胡扯

 

 

 

07、全天朝大概只有我们学校五一放五天假吧w

虽然审神者很想要直截了当地去到刀剑们的面前提出手入以及和平共处下去的想法,但是狐之助坚决地反对,认为即使审神者对自己至少能够自保这一点非常有自信,要正面地接触也是极端危险的。

毕竟无法确定对方会有什么样的举动,如果在审神者来得及将火焰点燃之前就被偷袭的话,那情况会变得有多糟糕即使不用说也该想得到。(回嘴说那我先点燃了火焰再过去不就好了的纲吉被无视了。)

 

相当执拗的小狐狸拒绝带审神者去刀剑们居住的房间,而在实际上占地面积相当大的本丸当中,如果没有小狐狸带路的话,仅凭纲吉这样从锻造所走到手入室都会迷路的方向感,想找到正确方向肯定是不用想了。
不过即使狐之助不配合,纲吉还是私自地决定了有机会一定要找到一期一振正面相谈,然后为小孩子们修复伤口,相信即使再讨厌人类,为了弟弟们的身体着想对方应该也不会拒绝。

 

回去的路上,小狐狸一直显得非常紧张,一直絮絮叨叨地念叨着憎恨着人类审神者的刀剑男士们根本不是能够理性谈话的对象、不要忘记前任审神者的前车之鉴、练度高的刀剑男士和函馆那些只是外表凶狠最低等溯行军有天壤之别等等。纲吉心不在焉地点着脑袋如同在听教导主任训话,心思早已飞到天外。

 

山姥切倒是没有太反对纲吉的主张,与纲吉之间的契约让他对纲吉心中的忧虑感同身受,而且平野在自己不在身边时帮忙掩护了自己的审神者,他对此心存感激,因此同样赞同应当为短刀们进行手入。

不过他倒是认为,比起毫无顾忌地自己走到粟田口们居住的房间门口、敲敲门向虎视眈眈的家长一期一振打招呼、然后说:“我来为令弟手入,请放心地把弟弟们交给我吧。”这样肯定会被视作是挑衅的行为,还不如等在田地或者厨房等地方,等待平野落单的时候再提出手入的要求会比较有可行性。

 

不过看着蹲在纲吉肩膀上不依不饶、喋喋不休的狐之助,山姥切打算等狐之助没有注意到了再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审神者。

 

虽说黑暗本丸事件之后遗留下来的刀剑男士为数不少,但会常常出来活动的其实不多,除了萤丸、一期一振这样几乎无伤的刀剑男士会为了食物等物资而去进行一些出阵和远征的活动以外,其余的多半因为伤势严重或者秽气入侵而躲在本丸的某处无法自由行动,几乎不会露面。
一行人从田地一路走回审神者日常起居的寝室也没有再碰见其他人。

 

为了避免审神者与(狐之助认定的)危险人物再有接触而严防死守的小狐狸式神并没有再带路回到公用的大厨房,而是来到了审神者卧室旁边的专用小厨房。小厨房里也是连调味料都已经不剩一粒的状况,因为实在是没有什么可以用来调味的东西,晚饭也只能从简,或者说只是把摘来的蔬果们洗一洗切一切然后摆成连沙拉酱都没有的一盘沙拉而已。

 

身为式神和付丧神的狐之助和山姥切并不像人类那样对饮食有诸多的需求,象征性地吃两口就能算作一餐,对他们来说,饥饿可以说是拥有形体所带来的副作用,而进食则是为了缓解饥饿而非获取能量,他们的能量来源实际上是正泪眼汪汪地啃着沙拉的泽田纲吉。
相比之下人类的审神者则是可怜巴巴地吃完最后半片西红柿之后,抱着半饱的肚子怀念家中母亲热腾腾的饭菜。

 

晚饭结束之后是公务时间。按照规定,审神者每日需要向总部递交纸质的书面报告,对自己一日的功课进行汇总,另外还需以在线形式对自己的战绩进行更新,另外,类似补给申请等公事也是通过笔记本电脑在线提出的。

彭格列十代目虽然也不是没有批改过报告书之类的公文,但是要自己撰写还是第一次,顿时一颗头涨成两颗的大,提着笔写不了几句又要涂改掉,蹲在台灯边上监工软软的狐之助还时不时要拍着爪子在写得乱七八糟的纸上指指点点,头疼得兔毛都被自己薅掉好几根。

坐在桌子另一边的山姥切先是抱着剑沉默地看着审神者苦着小脸趴在桌子上写写划划,最后干脆自己接过来一部分工作帮忙做起来。

 

待纲吉好不容易挣扎着写完了公文传送到总部并在所谓的审神者系统中申请了食材的补助之后早已入夜,小狐狸卷成毛茸茸的一团窝在他膝盖上打着瞌睡,近侍则是强撑着不断合上的眼皮子还在等他。

因为其他部屋要不然就是年久失修实在无法住人,要不然就是住着相隔太远或住着其他刀剑男士,再说也实在无法安心放审神者一个人住,所以山姥切就留宿在了审神者的房间。

狐之助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解释说,一般来说本丸当中是非常安全不用担心敌军突袭的,不过在一些时空非常不稳定、溯行军可能会入侵的本丸,夜晚守护和陪伴审神者的工作是一般安排给在夜里非常警觉、夜视能力极佳而且擅长在狭窄的室内作战的短刀们担任的。
不过纲吉现在签订了契约的刀剑男士只有山姥切而已,所以所有的工作,都只能交由他一个人完成了。

翻箱倒柜地找了半天终于翻出多余的寝具,虽然还带着霉味,但总算勉强凑齐了两套被褥供两人使用(至于狐之助则很是高兴地宣布自己要跟纲吉一起睡),疲劳了一天的审神者和近侍却还要睡在漏风的寝室里。

 

明天要试试能不能快一点维护完所有的历史节点,如果能够把难度很高的战场攻略掉的话,狐之助大概也不会反对去找粟田口一派给短刀们治疗的事情……啊、对了,还有修补纸幛的事情……

 

感觉到柔软而温热的小毛球拱在自己的脸颊边上,随着均匀而绵长的呼吸轻轻起伏,而睡在靠外的山姥切则翻了个身挡住破烂的推拉门方向吹过来的冷风,棕发少年迷迷糊糊地想着,终于沉入梦中。

 

 

 

 

阅读至此大感谢!【鞠躬

虽然立下了Flag但是懒癌和号叔还是没有来,我是不是也该懒一点不要肝得那么勤快才能吸引到懒蛋蛋呢w

 

评论(39)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