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冰期

一条废柴。

【家教×刀剑】审神少年十代目8

十代目中心,无cp

*黑暗本丸设定
*虽然是黑暗本丸,不过由于舍不得十代目太受苦所以气氛不算太严峻
*本文的泽田纲吉已经经历过代理战争,目前十六岁。
*各种私自设定都是在胡扯

前篇传送门:7

 

08、袭击者

 

 

彭格列的十代目被十年火箭炮打中的时候,他的家庭教师兼世界第一杀手坐在原地无动于衷,听到自己弟子的惨叫声甚至还悠悠地拈了拈自己的鬓角。

 

粉色的烟雾过后、卧室中间的矮桌边上空无一人。

 

家庭教师杀手依旧保持着淡然,只是摸了摸趴在自己帽檐上的变色龙搭档,心里盘算着等蠢纲回来要追加多少份英语习题才算是把他交换浪费掉的时间给补上。

 

 

十年交换后看不到人的情况并不少见。
至少对于黑手党来说,上一秒还坐在一起谈笑畅饮的同伴下一秒就已经在去见耶稣的路上这样的事情司空见惯,更不用说是十年之后了。

他这个傻徒弟智商不够用不说,不光是好骗而且还容易心软,要是只是胆小怕事也就算了,偏偏在有些时候又倔得要死,这种蠢货从成为彭格列十代目候选人的那一刻开始每天死一次都不为过。

当然,有他在,这种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等蠢纲回来要好好盘问他。

 

然而家庭教师并没能如预想的那样等到愚蠢的小徒弟眼泪汪汪地回来向自己哭诉未来的惨状。

桌子上的咖啡已经凉掉了,狱寺已经从院子里过来发现首领惨遭十年火箭筒轰炸后消失无踪、又冲回院子里提着蠢牛回来狠狠修理过了。
奈奈妈妈第二次催孩子们下楼吃晚饭。

彭格列十代目并没有被交换回来。

 

Reborn冷笑一声,看来又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了。

 

 

 

 

泽田纲吉正在做梦。

他在体育课上又一次光荣垫底,Reborn站在他脚边上用大大的黑眼睛仰视着他,说着与那可爱外表完全不相符合的恶魔的话语:“身为首领这么没出息可不行,我可是为你准备了新的陪练哦,要和西奥好好相处噢。”

他刚想问西奥是谁,一转头就发现一头比他还高的巨狼流着口水雷霆登场,吓得他拔腿就跑,刚跑出去两步就被蓝波绊倒在地,立刻被这头巨大的犬科动物压在爪底,流着口水的狼口大大张开,甚至已经能感受到狼嘴里喷出的热烘烘的风……

“呜哇!”地一声吓得猛然坐起,彭格列十代目心有余悸地环视四周。

 

破破烂烂的漏风的纸拉门,充满着霉味的被褥,还有正在收拾自己那一床被褥的金发付丧神。

啊、对了……自己不是在家里来着,Reborn不在,也没有蓝波……所以也没有人因为体育小测不通过而放狼咬人……

 

听见纲吉的惊呼声,山姥切转过头来略带疑惑地看了眼自己的审神者。
棕发少年正呆坐在自己的被褥里,一头软软的兔毛因为睡姿不怎么老实而乱翘着,似乎正在调动自己还没睡醒的神经缓慢地思考着。

确认审神者完好无缺的山姥切默默收回视线,继续将自己的被褥放回橱柜里。

 

而狐之助则是因为纲吉猛然起身的动作咕噜噜地从他的胸口滚了下来,落在被褥中,懒洋洋地伸展了一下身子:“审神者大人您做噩梦了?”说着坐起身来,拍拍胸口说:“请安下心来吧,有我狐之助在一定会辅佐您早日完成所有的历史节点送您回家的。”

 

不,就是因为你压在我的胸口上所以我才睡不好觉的。
审神者大人心里小小的吐槽了一下不知何时从脖子边上顺着被窝一路钻到自己胸口上窝着的狐之助。至于被吐槽的对象,它醒来后便小跑着到山姥切的身边,扭着尾巴从柜子里拖出来一套似乎是和服的衣裳屁颠屁颠地叼过来给纲吉。

 

狐之助殷勤地解释说这是审神者日常穿的制服,所以希望纲吉一定要穿上。

 

睡眼惺忪的棕发少年大脑还保持着刚开机的卡顿状态,一边打着呵欠一边慢吞吞地穿着狐之助拿过来的衣服。

白色的肌襦袢、红色的下着、白色的外衣……
系着绯袴的带子时,少年还心想:这衣服、是不是有点像弓道部的学姐们穿的……

待差不多穿好,他才突然醒悟过来,这不是巫女服吗?!

“我可不是女孩子啊!”

在审神者的抗议之下,狐之助理直气壮地用脚爪扒拉了一下审神者脱下来的运动服,“可是您的衣服在昨天的打斗当中沾满了血迹和灰尘,早已不能穿了。”然后趁着审神者面露犹豫之时,叼起那套脏兮兮的运动服飞快跑走:“狐之助这就将您的衣服送去洗衣房,所以在这之前就请您将就一下吧。”

 

维持着伸出手的姿势看着小狐狸一溜烟跑出门外,泽田纲吉提了提这长长的裤脚欲哭无泪。
可惜在他刚提脚要追过去就被宽大的下摆绊住摔了个狗吃屎。

山姥切已经习惯了他时不时要出一点小状况,眼皮子都不抬一下,过来把纲吉的被褥也收收好搬回橱柜里。

 

 

无可奈何之下,泽田纲吉只能勉为其难地穿着女装应付一日。这套巫女服是上一任的女性审神者留下的,对于身量纤瘦的少年来说还算合身。
虽然说是巫女装,但绯袴实际上是比较宽大一点的裤子,比起穿裙子来还算好接受。

 

但是要穿成这副样子去出阵,宽大的袖摆和裤脚都会相当碍事,听到纲吉的抱怨山姥切点头表示赞许,放完衣服回来等着吃早餐的狐之助也同意,然后就听它说:“既然审神者大人今天不方便战斗,那日课就由山姥切大人自行出阵吧?”

 

“欸?”可是、昨天第一次出阵他就受了重伤……为了不伤山姥切的心,这句话被纲吉含在嘴里没有说出来,然后用眼神拼命地向狐之助暗示了。

 

 

“虽然上一次出阵,山姥切大人受了重伤,那其中除去刚显现身形练度尚低的缘故以外,还有没装备刀装的缘故。”虽然没能看懂纲吉似乎是抽筋了一般的眼皮究竟想要传达些什么,狐之助的话题却很顺势地转向了下一个话题,恰巧地为他解除了困惑,“装备刀装不仅可以增强战斗力,还能替刀剑男士抵挡来自敌人的攻击,昨日因为太心急了竟然忘记了先带您去制作刀装,这是狐之助的失误。”

 

 

小狐狸把额头贴在地板上谢罪道:“实在万分抱歉,接下来请随我前往刀装部屋。”

 

简单的洗漱之后他们便出发前往锻造所另一侧的刀装屋,早饭是一人一只洗干净的番茄(山姥切虽然表示了拒绝但是萝卜已经被吃光了所以只好将就一下)。
纲吉把番茄拿在手上一边啃着一边听蹲在肩膀上的狐之助滔滔不绝地从刀装的制作和装备、各种刀装的性能、不同刀种所能配备的刀装种类一直讲到推荐的材料配比。

 

 

狐之助是一只非常负责任的引导者。
可惜如果不是直接拿死气弹打穿泽田纲吉的脑门,他会一直持续在废柴又笨拙的状态下不断的造成各种各样令人啼笑皆非的失误。

 

 

比如说现在这样子。

 

连续第七次看到手中的小圆球在输入灵力后亮起接着突然猛地爆出黑气、然后失去光泽,泽田纲吉苦恼地挠了挠后脑勺。

刀装的制作与出阵、手入等由法阵作为媒介的活动不同,需要由审神者利用灵力将材料塑造成形,对于难以控制自己灵力输出量的纲吉来说可以说是所有功课当中最困难的一项了。

 

狐之助麻木地推过去第八份的材料。

为了教学的用途,为新科审神者准备的每份材料都是最基础的每种材料五十个,是非常节省资源、方便练手的配比。不过在连续的失败之后,刀装屋里的材料已经所剩无几,山姥切已经自动自觉地出门左转去隔壁锻造所拿补充资源了。

 

第八次的尝试依旧是以失败告终,泽田纲吉看着面前八个排成一排的黑不溜秋的小圆球哭笑不得。

狐之助安慰他:“嘛、也、也有这种时候呢,要不您先去休息休息,洗把脸再试试?”

 

即使不想停下来也没办法,在山姥切拿着材料回来之前,纲吉面前的桌面上除了做失败了的刀装和捂着脸的小狐狸以外已经什么都没剩下了。

 

 

屋外突然传来刺耳的金属刮擦的声响,紧接着就是咣当和噼里啪啦的声音。

 

原本还趴在桌子上拿着小黑蛋当弹珠玩的纲吉急急忙忙地推开门就看到眼前一片混乱的场景。

庭前的空地上玉钢砥石滚落一地,而在散乱的各式材料中间,金发付丧神正半跪在地上,一手捂住另一边的手臂,指缝间涌出鲜血,白色的斗篷上浸染上猩红的印记。

 

 

“山姥切!”
纲吉惊呼一声飞快跑过去查看自家近侍的情况。

 

而袭击者则横过手中的刀刃、吹落沾上的鲜艳的血珠,俯视着二人露出居高临下的笑容:

“这幅模样不是很合适吗?作为人类的走狗。”

 


阅读至此大感谢【鞠躬】
这次出场的角色是我家刀帐顺序第三个…我都快忘记原来他那么早来我们家了下次更新会给他正脸的~
另外就是我依旧没捞到懒蛋蛋,已经看开了……

评论(24)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