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冰期

一条废柴。

【家教×刀剑】审神少年十代目9

十代目中心,无cp

*黑暗本丸设定
*虽然是黑暗本丸,不过由于舍不得十代目太受苦所以气氛不算太严峻
*本文的泽田纲吉已经经历过代理战争,目前十六岁。
*各种私自设定都是在胡扯

 

 

 

 

09、活动毕业了还没捞到我的心已经平静如同一潭死水

 

 

山姥切轻轻扯开正一脸焦急地想要扒开自己的白布查看的棕发少年,安抚道:“我没事……”
审神者锲而不舍地抓回染血的白袍:“可是——”

反驳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并未离开的袭击者已经提刀斩来。

 

山姥切原本打算推开审神者的手飞快抓紧少年的手臂,身形向后飞闪。转瞬之间,银白的刃光挟着狂乱的灵力斩落在两人原本立足之地,在地面上留下可怖的巨大裂隙。

 

 

“真是令人作呕。”
对方随手地挥了挥手里的刀,锐利的刀锋划开空气、发出躁动的鸣声。

银发少年的金瞳空洞而冰冷,脸颊上满是灰尘和干涸的血迹,一道横贯胸口的伤口从他的左肩穿过直到右肋下,和其他刀剑男士一样,他的伤口无法愈合,在已经发黑的裂痕上仍然不断有新的鲜血渗出。他的状况和昨天下午在手入室遇见的明石相比说不上来谁更糟糕,虽然并没有太多瘴气缭绕,但是伤情似乎更加严重。

 

落后一步从刀装屋跑出来的狐之助倒抽一口冷气:“鹤丸殿下——”
被叫到名字的银发少年微微转动眼珠,看向小狐狸,挑了下嘴角露出一个没什么诚意的弧度,似乎是在打招呼,动作却并没有迟缓,刀刃横扫追逼着躲闪的山姥切而去。

小狐狸胆怯地向后退了一点,缩回了破旧的推拉门之后。

而一连闪过数道紧追不舍的攻击之后,看了看受伤的近侍,审神者大人撸了撸自己的袖子,拍拍他的肩膀示意。

 

山姥切叹了口气:“不是说这样的装束下活动不方便吗?”不过还是妥协地松开护住主人的手臂,收起已经出鞘的本体退到廊下,狐之助如同见到亲人一般地钻进他斗篷底下躲好。
审神者一个人包揽了所有的战力输出,身为近侍的山姥切总有种自己即将沦为保姆的无奈感。

 

鹤丸国永停下攻击,注视着人类的审神者冷嘲:“怎么……过来送死吗?”

 

前主死后,束缚他的契约也随之而烟消云散,现在鹤丸国永不属于任何人类,即使对方是精通神术的术士,在作为神明的他面前,就和小蚂蚁没什么两样。通过和山姥切的交手,他大概了解到对方练度非常低,显现身形的时间绝不超过两天。至于这个召唤出山姥切作为初始刀、刚刚上任不到两天的人类审神者,又有什么能力与他相抗衡。

 

高高在上的神明俯瞰着他眼中渺小得如同蝼蚁一般的人类,蝼蚁却反过来上下打量着他,用商量的口吻问:“我打赢你的话,可以让我给你手入吗?”

 

回答是毫不留情如同骤雨疾风一般的刀光落下,刀刃划破空气卷起强劲的气流夹杂着强大的灵力在靠近的时候轰然炸裂,瞬间便将审神者纤瘦的身影吞噬在一片纷乱之中。

灵力的相撞引发出了骇人的乱流,银发少年则追入其中,高举刀刃给予最后一击。

 

然而就在突然之间,狂躁攒动的灵力粒子全都如凝固一般静止下来。紧接着又开始缓慢的环绕着流动起来,漩涡中央猛然爆发出剧烈燃烧着的灵力,清澈而强大的灵力凝聚成橙色的火焰,倏忽跳动了一下之后灵力流逆向转动起来。火焰随气流如烟火般爆炸开。

 

而漩涡的中心,鹤丸的刀尖擦着纲吉的鼻尖险险停住,审神者双手合十架住刀锋,双眸映出澄澈的金红色,没有任何情绪地注视着眼前充满憎恨的金色双瞳。

 

 

金瞳的主人似是没有想到蝼蚁竟然能有反抗的能力,一时没有进一步动作,就这么看回来,看进那双注视着自己的双眸。

这双属于人类审神者的金红色双眸宛如火焰凝成一般明亮而澄净,看不见任何他印象中人类应有的情绪,贪婪、欲望、恐惧、厌恶……什么都没有。

 

 

进入小言状态的审神者的声音冰冷而平静:“我并不需要你的效忠、也不想要从你身上得到什么,在完成手入之后,你可以继续攻击我也没关系——”

 

 

名为鹤丸国永的刀剑男士变斩为刺,锋利的刀尖向面门急突而来。尝试性的交流被紧接而来的攻击打断,纲吉不得不闭上嘴集中起精神,两道身影疾速飞闪斗作一团。

 

观战的狐之助讷讷道:“竟然能与鹤丸殿下打成平手……鹤丸殿下可是接近满级了啊……”

 

然而纲吉实际上并不像表面上那样轻松。

 

这次的对手和上一次不同,虽然伤势更加严重,但是明显更擅长于战斗,气势凛锐、攻击的动作也果决狠辣,似乎并不在乎自己身上那致命的伤势。长期没有审神者为他供给灵力、却仍能有这样强大的战斗力,那双金色的瞳孔里有不惧玉碎的觉悟。

 

 

数次正面的力量对抗之后,纲吉就明白身为人类的自己在力量和耐力上并不是对方的对手。况且,为战斗而生的刀剑男士不仅拥有远超人类的力量,战斗意识和技巧绝不比自己弱。如果光是凭借速度和超直感进行近身战的比拼,最多再撑十分钟自己就会体力不支而落败了。

不能再继续缠斗下去。
要做个了结才行。

 

这么想着,少年手掌朝下推出火焰,从密不透风的攻击中抽身而出,落到不远处的然后熄灭掉了火焰。
躁动的灵力平息了下来。

 

因对手的急退而有一瞬间怔愣住的鹤丸国永变换了一下手中握刀的姿势,斜跨追去。

 

 

“审神者大人——”
躲在山姥切斗篷底下的狐之助急得叫出声来。
山姥切拍拍因为焦躁而不断咬着他的斗篷边的狐之助,示意它看审神者。

 

泽田纲吉额头的火焰已经熄灭了,看上去似乎已经放弃战斗,恢复了日常状态。他的双手在胸口正反相抵结成一个奇怪的手势,静静地站在原地。

然而金红的双目依旧如同燃烧着一般。

 

追击而来的付丧神将刀刃抵上人类脆弱的脖颈,太过锋利的刃尖即使没有用力也在带过时划开皮肉,留下艳红的划伤。

 

“现在,带上你的初始刀,离开这里。”

金瞳付丧神冷声说。

“否则就杀了你。”

 

 

审神者放下胸口结印的双手,轻轻握住抵在自己喉咙上的刀:“你原本是想要杀我的……为什么放我走?”

 

 

 

阅读至此大感谢【鞠躬

接下来是碎碎念,以及设定的补充说明。

不知道之前的设定有多少人看了,不过鹤丸的状况和设定里面不一样,是受伤很重但是还有理智的状态,的确很憎恨人类,不过也知道做错事的只是第一任而已。他刚开始是想杀纲吉来着,打过架之后觉得这个人类好像不是坏人所以打算赶走他了事。

被被持续壁上观中,不过很快他就要爆发了,不可能一直甘心处于受保护的地位上。

我家是鹤丸练度最高的不过纲吉家练度最高的是萤总。

设定上这个本丸因为没有一个统一的管理人,所以都是各自为政。比如粟田口一家是一期哥家长说了算,在他保护之下一起生活在一个大的房间里面,田地主要是他们在管理,不过他们也乐意让其他人从田地中获取饮食的,只要对象不是人类一期一振依旧是温和好青年。由于需要照顾的弟弟有好几个、短刀们伤势都比较重不方便出阵,一期自己一个人出阵也不容易猎到食物而且也不敢走远,其他刀剑也会将己方猎到的食物送给粟田口,作为田地中蔬果的交换。新选组的几个当中兼桑说了算,堀川说兼桑说得都对,清光起身都困难……至于来派一方并没有这种家长一样的角色,虽然明石自称是监护人……其他几家像左文字家只有小夜,虎徹家只有浦岛,堀川家虽然有堀川国广和山伏国广但并不生活在一起,伊达组只有鹤丸和俱利,所以算是自由阵营。

所以总之本丸当中并没有谁是能够说了算的领导者这样的角色。但是萤总练度最高所以一开始知道新任审神者来之后,他代表整间本丸出面警告。然而审神者不但没有离开反而还召唤了初始刀开始出阵了,所以等纲吉出阵回来后发现他没走的刀剑们就开始过来攻击了。

目前已经公开的阵营包括:

“人类都统统去死吧”的过激派:一期哥、明石

“管我屁事”的中立派:鹤丸、萤丸

“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的友好派:平野 

今天肝图的时候顺便地码了点字所以就放上来了,不过因为完全不出货所以我现在就是一个心如止水的状态。

顺带一提五年高考三年模拟那家公司找我笔试了,然后笔试通过了【笔试题目是一个小时内做完一套数学题,手动再见

之后大概还有面试,顺利通过的话就好了

评论(15)

热度(38)